公告:热烈庆祝!2019台湾富邦春季大型展拍会。海峡文化将携手台湾商务协会,台海两岸关系促进会,台湾海峡基金会等多家政商团体共同参与。
 
行业新闻

 1978年,当从郧阳地区回到湖北省文联的时候,在进入湖北省美术院工作前,第一个动作就是和同样在中国美协武汉分会(后更名为湖北省美术家协会)创作研究部工作的陈方既、共同在武昌饭店成立了“晴川画会”。画会除了鲁慕迅、周韶华、冯今松、邵声朗、等10名成员,还请了擅长美术理论的陈方既担任画会顾问。周韶华走出了他的美术工作的第一步,“依靠美术界的先进力量,把最优秀的人才都集中起来”。

  

  “敢为先行—— 湖北群体(1976-1985)中国画探索研究展”展览现场

  作为亲历者,陈方既和周韶华同样认为,做好这些美术工作,最重要的是要靠主观努力,但是在主观努力之外,还要建立好的客观形势。这一时期湖北美术的成就,与宽松的文化氛围是密切相关的。“改革开放之初,对于国画将往何处去,大家都感到很迷茫。画什么、怎么画,没有人敢做先行者去做这个尝试。而湖北省美协这样一个代表政府层面的创作要求的机构,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让大家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画画,它的意义和影响是可以想象的。”

  

  “敢为先行—— 湖北群体(1976-1985)中国画探索研究展”展览现场

  40年后,站在“敢为先行—— 湖北群体(1976-1985)中国画探索研究展”的展厅中,站在这些老先生在那十年创作的作品前,置身信件、笔记、文章、图片、创作手稿、访谈影像、艺术家使用过的实物等共同搭建的情境式文献中,每个艺术个体的发展与“晴川画会”、“神农架美术研讨会”、《美术思潮》、“湖北中国画新作邀请展”等历史事件交织激荡。望来时路,才意识到,在80年代中期武汉为何能够与北京、杭州共同成为“中国美术界‘地震’的三大‘震中’”;才更加清晰1976年到1985年这十年营造的美术氛围,与指向的艺术未来。

  

  1990年,晴川画会成立十周年合影(左起魏扬、、周韶华、、汤文选、冯今松)

  

  1981年,晴川画会成员参观访问楚国废城遗址时合影

  皮道坚:“晴川画会”是湖北美术在1976年思想解放后走出的第一步

  80年代中期,在中国画研究院主办的一次探索中国画创新的研讨会上,说:“湖北的国画不同于其他地方画派,我说他们是长江画派,他们自己不敢说,我是要说的。”这是叶老第二次谈到此事。第一次是在80年代初,在中国美术家协会召开的“怎样评价湖北十人中国画联展”的讨论会上。他说:“每人的风格不一样,但使你感到十人走到一道来了;他们不同于金陵、长安,不同于北京画派。”

  

  陈方既部分理论文章

  

  汤文选《晒场上》117x69cm1982年

  叶老所说的“十人”,正是“晴川画会”。1979年,湖北省有代表性的十位画家陈作丁、汤文选、、魏扬、周韶华、邵声朗、鲁慕迅、冯今松、刘一原、唐大康组成的,为国内最早的画会之一。画会的诞生适逢其时。70年代湖北省的国画在全国的影响还不大,知名的老画家大多都相继辞世。年轻一代尚在成长,湖北要赶上全国先进地区并产生一批能在国内外具有影响的国画家,还需要作为中间的这代中年人的努力。

  

  鲁慕迅《春酣 》69cm×69cm 1976

  

  周韶华《孔林》 纸本水墨 83cm×76cm  1983年

  “画会在当时是一个很新的事物,这一批老先生在当时大多已经进入不惑之年,甚至是快到了退休的年龄,却提出组织画会,探索中国画的创新”,批评家皮道坚认为,“晴川画会”可以说是湖北美术在1976年思想解放后走出的第一步。

  

  邵声朗《霜林艳》134.5cm×67.3cm 1984年

  

  冯今松《静静的荷塘》68cm×68cm 1979年

  “晴川画会”成员之一刘一原谈到画会时,也认为正是“晴川画会”在创新上的追求、画会的多元与活力让每位艺术家在这个阶段获得了迅速的成长。“我们在对创新的跨度问题、对创新的概念看法是不尽相同的,所以画会又保持着一种多元发展的态势。‘晴川’不是一个画派,也不是一个机构,所以我们没有某个一定要践行的方向或者宗旨,有的人更传统一点,有的人更现代一点,但是大家都在自身上来努力,尽量超越自己以往的作品,做出好东西。”

  1981年,神农架美术理论研讨会期间何溶、、、平、陈云岗、钱平等在武当山合影

  

  1981年,神农架美术理论研讨会期间,何溶、皮道坚、陈云岗、、、周韶华、沈鹏、叶朗、陈方既合影

  《美术思潮:80年代的艺术理论和思想策源地

  “晴川画会”成立之初组织的就是一批有理论队伍的创作力量,画会不仅聘请了擅长美术理论的陈方既担任画会顾问,成员之间也非常重视理论研究。“把一些理论观点很好地整理出来之后,我们的艺术实践就有一个很明朗的方向。”在“晴川画会”之外,湖北美协还有一个理论组,成员不仅包括彭德、皮道坚、、鲁萌等美术界的艺术家,也包括哲学界的青年人,“大家经常在一起讨论问题,敢于出新,在美术和哲学、文学上都有非常热烈的碰撞和交流”。

  被称作“改革开放后中国美术理论的首次集结”的“神农架美术研讨会”在湖北的发生,看起来是偶然的,但是有着历史的必然。1982年6月,彭德、贾方舟作为《美术》杂志的“征文”作者受邀参加改革开放以后第一个美术理论研讨会。批评家贾方舟回忆说,“研讨会原定在青岛召开,张士增是组织者,但这一消息被何溶的好友周韶华得知后,被拉到了湖北的神农架去开,何溶、周韶华、沈鹏、叶朗、茹桂、贾方舟、皮道坚、彭德、陈云岗等参加了这次会议。这一举措对湖北的美术批评与理论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湖北一大批青年批评家的出场都肇始于此”。

  

  事实上,无论是美术理论集结的“神农架美术研讨会”还是美学理论聚焦的“东西方美学比较年会”,或者是《美术思潮》的创刊,“这几个大的举动都在美协的战略规划里”。周韶华分析说:“因为我认为湖北美术想要发展,只依靠这支创作队伍还不行,还需要建立一支理论队伍。我就找到了一个和我关系很好的省委常委老同志,跟他说这些年我们的美术理论都被摧垮了,要整合文艺界的思想就要重新来建立理论,我们要去神农架做一个理论研讨会,老领导也非常开明,安排了我们的衣食住行,我就请了叶朗、沈鹏这些人,但是主体成员是我们湖北的,陈方既、鲁慕迅、彭德、皮道坚等都参加了”。

  美术理论刊物的到来似乎也已经水到渠成,陈方既回到湖北美协后负责编辑的美协会刊《湖北美术通讯》,在当时全国的美术刊物都比较少的情况下,发布了大量的活动信息以及简单的理论讨论,对活跃湖北美术界的氛围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这样的前期积累下,湖北省文联为迎接“85美术年”,想要打造一个平台并通过这个平台集聚全国的力量,造成思想解放运动的大气候。因此1984年底湖北文联首先创办了《美术思潮》杂志的试刊号,1985年杂志正式出版发行。

  批评家由于在协助陈方既编辑《湖北美术通讯》时积累的经验,在《美术思潮》创办之初就参与其中,与彭德两人共同组成最早期的编审团队。“84年湖北美协决定开始做《美术思潮》后,因为陈方既老师退休了,所以周韶华老师就想找一个年富力强的人。正好这时候彭德老师在《美术》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审美作用是美术的唯一功能》的文章,其强调美术应该发挥它独立的审美功能,在全国产生了很大的反响,随后,周老师就把彭德从宜城县文化馆调到了《美术思潮》做主编,自己和鲁慕迅则做副主编;一年之后,他俩也辞掉了副主编的位置,把皮道坚请来做副主编。这在现在都是很难得的事情,由此可以看到周老师和鲁老师开放的胸襟。”

  在美术界“两报一刊”的时代,《美术思潮》与《美术》、《江苏画刊》共同成为了青年艺术家吸收先锋美术思想的重要来源,刻在一代艺术家的记忆里。

  

  

  “敢为先行—— 湖北群体(1976-1985)中国画探索研究展”展览现场

  湖北美术青年节:武汉成为80年代中国美术界“地震”的三大“震中”之一

  “一件事情起来了之后,就不要停止在那个点上,应该扩大它的影响,我们相继地举行了一些很重要的活动”。随后湖北美协先后举办了“湖北中国画新作邀请展”、“青年美术节”等活动。

  1985年,提出了举办一个“湖北中国画新作邀请展”的设想。在他看来,这样不仅可以集中展示全国在水墨画创新上有成就的艺术家作品,还可以有力推动水墨画创新的步伐。周韶华的设想得到了湖北美协全体工作人员的同意。随后,湖北美协一面与有关画家进行书面上的联系,一面派出展览部聂干因与专业画家李世南出外进行组织发动工作,筹展的工作得到了应邀画家的积极响应。天津美院的青年教师、阎秉会等专门携画赶到武汉希望参展。经湖北美协的多方努力,得到 了、、何溶等人的大力支持。该展于当年11月21日至31日在武汉展览馆顺利举行,共有来自北京、天津、上海、浙江、江苏、陕西、四川、广东、香港和湖北的25位画家参展。

  现在看来也许平常,但是当时对这个展览的争论如翻江倒海,完全对立的声音争论得空前激烈。画展的九个留言簿都写得满满的,反对者恶言恶语骂得口沫四溅,赞成者交口称赞说“好得不得了”。《美术》刊登了皮道坚和两人为此写的文章,“在说中国画已到穷途末日的时候,我觉得这个展览是起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1987年4月,“湖北青年美术节作品选展”展览研讨会现场

  在提倡创新的氛围中,1986年,湖北的广大青年艺术家创作了大量的作品,由于湖北美协没有美术馆,于是就让大家在美协的名义下自己找场地办展览,而且作品自选,结果形成了29场展览在全省多个城市一起开放的盛大局面,这就是“湖北青年美术节”。在所有的场地里,广大青年艺术家就像过盛大节日一样快乐,他们把自己的探索和追求、体验和思考充分表达出来了。其中,“湖北美术院绘画雕塑展”、“湖北美术学院绘画雕塑展”、“艺友画展”、“圆房子展”、“大学圈展”与“三心二意展”等实力明显要强一些,更受各方面人士的关注。应该说,这次空前的艺术盛事,既打破了过去由美协大一统、大包干的做法,也解决了经费与场地严重不足的问题。特别是自选作品的方式令每位艺术家的作品都有了与观众见面的机会。

  当时朗绍君称之为“国内迄今最大规模的现代美术群展”。周韶华回忆说,“当时有的地方还派代表团来参观,当时北京很活跃的艺术家也来参加这个活动。我们在大礼堂做了报告,来鼓动这次‘青年美术节’,最终的结果无疑是非常成功的,让我们的活动不止步于湖北,而是开始面向了全国。”

  皮道坚认为,“湖北青年美术节”可以说是“’85时期”湖北现代美术群体的集体亮相,其中可以看到很多重要艺术家的身影,包括、、、、、、、方少华等。此次研究展中提到的六位老先生,正是这些新潮美术运动中坚力量的师长辈,他们的后继者成为80年代以来,尤其是“’85新潮”以来重要的思想观念、艺术创新、艺术实践的主力军。

  “敢为先行—— 湖北群体(1976-1985)中国画探索研究展”策展人用“余震未止,直到今宵”来形容1976至1985十年湖北中国画创新所带来的震撼与影响。“我们往往容易去关注果实而非种子,现在我们经常会谈到湖北美术在80年代中期的先锋意义,但是却忽略了往前追溯这些引导中国艺术思想的人”。

  

  1983年,、周韶华、冯今松等在武汉

  “疗伤和耙土的人”,是吴洪亮对这次展览中的陈方既、、周韶华、冯今松、邵声朗、汤文选这6位研究对象的定义。“1976年以前,中国艺术创作的土壤是板结的,板结的土地长不出来茁壮的苗子。那么,是谁让这片土壤松动了?其实我这些年做的很大一部分工作,就是研究这些把土刨松了的人,周思聪是,‘晴川画会’的成员也是。1976年到1985年间,这六位先生所做的事情,是追求艺术创新也好,是促成美术理论的争鸣也好,都合力达到了一个效果,那就是让板结的土壤松动了。土松了,才能容纳水分和营养,长出不一样的好苗来。是他们的努力让后来中国美术领域呈现精彩多样的面貌成为可能”。

  

  

  

  “敢为先行—— 湖北群体(1976-1985)中国画探索研究展”展览现场

  结语:2018年9月18日,在展览开幕前,“【雅昌圆桌】湖北群体1976-1985:走向’85新潮”在湖北省美术院美术馆举行,艺术家周韶华,华南师范大学教授皮道坚,本次展览策展人、北京画院副院长吴洪亮,湖北省美术院院长肖丰,雅昌艺术网总编谢慕5位嘉宾围绕话题进行了讨论。

  肖丰在谈起举办此次展览及研究项目的初衷时感慨,“历史总是这样,各种各样的力量共同构成了前进的合力。当我们站在一个平静的历史现场回望时,传统的、现代的、当代的势力形成有张力的结构,革新派、激进派和传统派、保守派之间在历史现场进行着激烈斗争。今天我们能够在这里笑谈历史,正是因为湖北美术敢为天下先的精神。”

海峡视界联系电话

版权信息版权所有归属于深圳海峡视界文化科技传媒有限公司 粤ICP备17121565号